<ins id="nbvrl"><span id="nbvrl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nbvrl"></cite>
<del id="nbvrl"></del>

揭密網商怎么火起來!--------纖晨匯紡織品公司

2016年04月23日

 社交環境(Social Condition)是很開放的,即使不是一對一(One on One)的聊天,你也可以在微博、微信易信的朋友圈、qq空間、豆瓣、人人、INS甚至天貓買家分享里了解你周圍的朋友最近買了盒避孕套。同樣,反過來說,你也會因為擔心周圍的某些朋友知道你某方面的事情,而不會在某些平臺公開。

 

社交媒體環境=人造自然環境?

      打開你的朋友圈,我們就會看到這樣一些動態:你出席一個會議,見到了你之前壓根不知道是誰的人。但是與會的其他人都說他很牛逼,你也跟著上去合影,發朋友圈說:“今天參加xxx會,見到了xxx,好開心/被他的亮瞎了眼/他的講話非常智慧”。

      再比如朋友邀請你去吃了一家有名的餐館,雖然你并沒覺得有想象中那么好吃,你還是會分享和美食的合照,寫“好吃嚶嚶嚶”。

      而實際面對的是怎樣的情緒,只有你自己知道,你分享在社交媒體上的,是給別人看的。

那么,在社交媒體環境下,你會有所隱瞞么?

      顯然會的。每個平臺帶來的群聚效應不一樣,吸引你和你不同的朋友在這個平臺停留。你有500個好友,你對其中之一尚且有所保留,何況你發一條內容要被500人看到,你更會在腦海里精挑細選。

      所以,如果不從個體和差異片段(Different points)去洞察,而是以“平均人”的角度去看,把生活場景、生活方式、品味、社會結構的洞察集聚而談,我把這種搭建起來的社交環境叫做“人造自然環境”。

      羅伯特·勞特朋說:“企業必須了解客戶行為,而客戶行為動機是由客戶感知的價值驅動的,這種感知到的價值就是企業的價值主張。”

      品牌在市場營銷中,也應該以客戶感知的價值驅動。縮小到本文中的例子來講,社會化營銷應該利用人性中的必然性做文章。所以營銷點無非就是借助社交媒體環境下的傳播誘因傳播。

下面分析幾點激發人們傳播的誘因,希望對你有幫助。

 

第一、愛炫耀,愛比拼

      買包炫限量,戀愛炫對象,玩游戲炫分數,偶遇明星也愛合影炫一下……只要是我有,大的多數人沒有的東西,都會愛炫給別人看。饑餓營銷也只是這種心理活動中間的一個小插曲,被小米玩轉起來。

      品牌應該以給用戶創造炫耀和比拼的機會為出發點,營銷中插入沖突、競爭和有趣的元素。比如可口可樂的“昵稱瓶”就是炫限量為出發點,Flappy Bird 就是炫分數,錘子的票也是用來曬的(你們為什么不看直播呢,害我沒拿到票,TT……)。

      分享欲望來源于體驗者的積極互動、參與感與代入感,如果你的活動是“誰最屌絲”,又有多少人愿意曬自己有多屌絲呢?

 

第二、擺姿態,表態度

      我關注的是創業、是讀書,我有文化,我對社會不公是這樣的態度……李開復、馬云和現在的《羅輯思維》是標志性能滿足廣大年輕人學知識、表見解的引導;我看到社會不公平的現象時,表現的必然是憤慨。

      對企業的營銷來講,用高管的筆調講述創業史、每個產品元素背后的艱辛。以及羅永浩“大錘砸冰箱”、幫助三里屯老爺爺賣花,都是營銷點的體現。給網民表達自己觀點的機會,甚至參與到產品設計中,是令人興奮的事情。

 

第三、博關注,傳段子

      我覺得這個東西好笑,我想分享給大家看,我想大家看到這條有趣的內容后,多多點贊……這是傳播中內容創造者經常能把握住的心理。

      把品牌植入到一個有趣的內容里,以喜聞樂見的形式得到更多人的轉發。甚至靈魂都沒有植入進去,以博得高轉發,認為達到了最佳效果。這種曝光量≠有效曝光,更別說品牌記憶度了。

所以,不是所有你覺得有意思的事情,大家都愛看。不是大家都愛看的東西,就樂意分享。不懂生活的人,是做不了營銷。

      舉一個反面的例子:今天又看到某官微發起活動——“曬你與我品牌的故事”。我不是品牌的忠粉,看到這種活動,第一反應是——關我毛事呢!

      ①愛炫耀,愛比拼;②擺姿態,表態度;③博關注,傳段子。你又是哪一種呢?

 

 

 

來源:廣州纖晨匯紡織品有限公司

在線客服

在線時間

周一至周五
9:30-19:00

周六至周日
10:00-18:00

超碰人人最新上线视频|免费视频在线观看2017|免费天天啪_天天啪视频